养殖致富网
 三农致富 |  手机版 

栏目类型

三农致富
行情 > 三农致富 > 正文

【致富经20120815期】”萤火虫“养鸡致富

时间:2017-11-19 来源:三农致富 点击:

她就是吴军伶,记者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养殖场喂鸡。尽管是只有一只手的残疾人,但她干起活来,跟健全人一样利索。

吴军伶:这小丫头长得挺好看的吧?

记者:你能一起抱着几只?

吴军伶:我能抱四五只。

记者:能吗?

吴军伶:三只,四只,五只,我能抱六只,我还能抱一只,七只。

吴军伶不仅建起了村里规模最大的养鸡场,年销售额达到四百多万,还带动了周边三个乡镇的106户农民致富,成了当地令人佩服的明星人物。

北京市怀柔区韦里村村民李翠英:我们都管她叫一把手,比这两只手的还能。

北京市怀柔区韦里村村民赵秀清:还聪明,还巧,她这人心眼特好,可以说带动全村人致富了。

北京市怀柔区韦里村村民孙秀芝:你说她那么残疾,她特别乐观,特别好。

那么,吴军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她又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呢?故事还要从一场灾祸说起。

吴军伶就出生在这个村子里。因为家境贫困,初中没毕业,她就跟着父母一起干农活。她是一个性格开朗,爱笑的女孩。

这张老照片是吴军伶4岁时照的。13岁以后,她也拍了很多照片,但都是像这样把手背过去拍的。也就在她13岁那年,一场意外改变了她的命运。

一天早上,吴军伶像往常一样,跟父母去打麦子,不幸却发生了。

吴军伶:唰往里一搁,第一下时候没事,第二下可能是手就进去了,整个就这样进去。

吴军伶的右手被绞进了打麦机里,变成了残疾,这让家人和村民为她的未来很担心。

北京市密云县石城乡王庄村村民左宗凤:想着这孩子大了,没手了,多苦恼。

吴军伶的二哥吴连凤:我担心我妹妹将来生活怎么办,工作怎么办,没有一只手,再说也没用,没有手了。

吴军伶的母亲王书华:这个手没了,你就这一个手,走到哪说哪,没办法了。

现实残酷,但必须面对。年仅13岁的吴军伶却表现得令人吃惊,没多久,大家又听到她的笑声了。

北京市怀柔区韦里村村民李福红:见到她满面笑容,总是有一种阳光灿烂的感觉。

吴军伶:老天对我挺公平的,我现在虽然没了一个手,但我还有个好脑子,那时我就那样想。所以说,我从小就有一个想法,知足常乐。

吴军伶变得更勤快了,健全人能干的事,她都要干。她学会了用一只手骑车,用一只手做饭,还学会了用左手写字。

吴军伶:吴,军,伶。除了吃饭,没啥事,反正就这一天,我用一天时间,我能看出来这叫吴军伶这三个字。

到了1989年,18岁的吴军伶已经能够像健全人一样生活了。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事,却让刚燃起生活信心的吴军伶沮丧到了极点。

村子里很多跟吴军伶年龄相当的年轻人都去打工了,而吴军伶却一次次地被拒之门外。她不知道,自己的未来在哪里。从那时起,她有了一个写日记的习惯。

吴军伶:日记,我心灵深处的净土。当时我把自己比喻成带着三只翅膀的萤火虫,哼成一首歌了。我要变个萤火虫,茫茫空夜我独自行。那时夜深人静的时候,自己哼着小曲,就觉得那时候心情怎么那么好。

写日记成了吴军伶的精神寄托,她连写了八年。可有一天,她突然不写日记了,这是因为她遇到了一个人,她的心被这个人填满了。

他叫李景平,是一个出身贫苦的孤儿,他就是把吴军伶的心填满的人。1995年11月,他们举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,吴军伶随丈夫李景平嫁到了怀柔区韦里村。结婚的时候,丈夫还欠着外债。

吴军伶:他告诉我他有五千元的外债。我觉得他真实,他没骗我。

吴军伶的丈夫李景平:她虽然一只手,但是我两只手,我可以多干活。

结婚后,两个儿子的出生让吴军伶感到幸福,同时也感到了生活的压力。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除了种地,就是出去打工,一年挣不了多少钱。

要强的吴军伶要活出自己的精彩,她决定要创业,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。

2005年5月,吴军伶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三万元钱,承包了村里这片三十亩的林地,她要在这片林地里养鸡。

而养鸡不到两个月,两千只鸡还没有长成,却突然发生了一场禽流感,吴军伶的林下养鸡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,她赔光了所有的钱,还欠下两万元外债。

原本还过得去的生活,一下子陷入了困境。

吴军伶:觉得生活没有着落,就不知道哪是奔头,说白了。那会儿就想,我又能干点啥呢?我来回地琢磨。

2006年5月,北京市怀柔区妇联把吴军伶列为“贫困母亲”救助对象,给了她五千元的救济金。拿到救济金的吴军伶,又充满了信心,她要继续创业。

吴军伶:我大儿子说,干啥啊妈,那么激动?我说,大儿子,妈告诉你,咱家有钱了。我说,你瞅着点,妈用这五千元钱能赚出五万元钱。

拿到这五千元钱,到底能干什么,吴军伶自己也没有想好,但她觉得不能白花了。

吴军伶:反正就觉得这钱我不能白花了,我要拿它干事去了。

有一天,吴军伶在当地的这个农贸市场上发现韭菜很好卖,她灵机一动,假装买韭菜,跟摊主攀谈起来。

吴军伶:大哥大姐,你们这韭菜从哪儿取的啊?多少元一斤?就问。聊聊,我顺便买点儿菜。

经过了解,吴军伶发现,当地市场上卖的韭菜都是从外地进的,这让她非常高兴。如果能在本地种植韭菜,肯定能赚钱,她感觉这是个商机。

吴军伶用救济的五千元钱租了十个大棚,开始种植韭菜。有一次,吴军伶骑着板车去卖韭菜的时候,顾客跟她说的一句话,让她再次发现了一个商机。

吴军伶:能天天吃上吴大姐的韭菜,那也是一种享受,连说带乐地就说挺好。一下子我就想到,天天吃我的韭菜,我得想想办法。

那怎样才能让客户天天都能吃到新鲜的韭菜呢?

吴军伶在市场上看到卖的花草都是种在盆里的,她突发奇想,能不能把韭菜种到盆里呢?就是这个想法,让她日后把普普通通的韭菜卖到了168元一盆。

吴军伶跟丈夫一起开始试验种植盆栽韭菜,他们尝试了很多办法,但都没有成功。

吴军伶:像这草一样都干了。当时我就想,我这白干了,前功尽弃了,这招不行。

失败了再来,不服输的吴军伶一次一次地试验。每天一大早,吴军伶就拉着丈夫去搞盆栽韭菜,不管阴天下雨,尽管辛苦,但吴军伶苦中有乐。

吴军伶:这叫合理利用时间,外面干不了,就在里面干。

一年的时间过去了,吴军伶的盆栽韭菜还是没有种植成功,丈夫也丧失了信心,要放弃种植盆栽韭菜,外出打工。

吴军伶的丈夫李景平:我说这弄不了,她还不死心,还要做试验,我说做试验那你弄吧,我不跟你弄了。

吴军伶:当时我就想,你不跟我干拉倒。

半年后,在外地打工的丈夫回到家里,当他来到大棚里的时候,眼前的一幕让他异常吃惊。

吴军伶的丈夫李景平:到地里一看,给我一种挺惊讶的感觉。我说,她这韭菜长得挺好。我想着我不跟她弄了,她一个人准弄不了,没想到她弄得挺成功。

这,又是怎么回事呢?

丈夫外出打工后,吴军伶并没有放弃试验种植盆栽韭菜。后来,她想到一个办法,把韭菜先种在地里,长势茂盛后,再移栽到花盆里。几次试验之后,她获得了成功,但吴军伶并没有告诉丈夫。

吴军伶:我心想,让你看到最好的精品,让你从心底里佩服我。

吴军伶的丈夫李景平:她有一种不服输的个性,挺好。

丈夫也不再出去打工了,跟吴军伶一起管理盆栽韭菜。他们种的盆栽韭菜分两个档次:像种在这样花盆里的为高档的,光花盆的成本价就有80元,冬季销售,一盆定价168元;像这样种在塑料盆里的为一般的,一盆定价68元。

2009年冬季,吴军伶推向市场上的一千多盆韭菜,不到一周就销售一空。2012年7月2日,记者去采访的时候,一个客户就现场预定了二十多盆韭菜。

顾客雷东梅:这盆栽韭菜非常方便,到春节的时候。买回去以后,一个是放在自己家里的阳台上,再有一个是送朋友,又好看,又好吃,还方便,就当一盆花。

北京市怀柔区韦里村村民李凤芹:挺新鲜,人家都栽地里,她栽在盆里,不新鲜吗?

2010年4月12日,北京市农委牵头举办了“实用人才创业成果展示推介会”,吴军伶也参加了这次活动。这是吴军伶盆栽韭菜的参展资料。在这次展会上,她的盆栽韭菜获得了“最佳创意奖”。

而就是在这次展会上,因为一次偶遇,又给吴军伶带来一个新的财富商机,一年后的销售额达到了四百多万元。

当时,吴军伶的盆栽韭菜获奖后,在颁奖会开始之前,她跟这个叫宁中华的人攀谈起来。

吴军伶:我俩挨着。当时我就说,大哥你干啥的?他说,我搞家禽的。

宁中华:我们这有一个矮小型的节粮型蛋鸡,你感兴趣不?她说感兴趣。我说,你要感兴趣,我可以送你一千只鸡。

吴军伶:当时我觉得他可能是养殖户,是不是养得比较成功上这来?

吴军伶很高兴,她承包的三十亩林地,在2005年林下养鸡失败后,开始种植盆栽韭菜,林地就一直空闲着。她想,宁中华送给自己的鸡苗,正好在林地里散养,对方又是养鸡大户,还能跟他学习技术

而当宁中华上台发言的时候,吴军伶才恍然大悟,原来宁中华是中国农业大学的教授,是研究家禽的专家。

吴军伶:自己心里就想着,够牛的,我今天碰到教授了,我碰到财神了。

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宁教授:不能说坐在一起先跟人说我是教授,这样好像把距离拉远了,我不告诉她,聊聊天,可能她对我更了解一些。

吴军伶:我还运气挺好,我能跟教授攀上亲。

这种矮小的鸡叫农大三号,是宁中华培育的新品种,是一种节粮型蛋鸡,产蛋率高,抗病力强,还易于管理。

可萍水相逢,宁中华为什么要送给吴军伶一千只鸡苗呢?

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宁教授:我看她是一个残疾人,自强不息,很能干的一个人。你这个鸡为什么能赚钱?我原来养的鸡怎么不能赚钱?她用脑子去思考。

吴军伶决定抓住这次机会,大干一场,她要一边种植盆栽韭菜,一边在树林子里养鸡。

吴军伶:这个宁老师是教授,你的技术不用担心,这是第一。第二,新品种关注的人要多。一定要把它养好了,只能成功,不能失败。

吴军伶心里明白,别人花一分的功夫,她就要花两分的功夫。不到两个月,她就成了养鸡的行家里手。

吴军伶:宝贝,你怎么卡脚了?

记者:你刚才喊鸡什么?

吴军伶:宝贝。我们家的鸡就跟孩子一样,都爱叫它们宝贝,还叫它同志们,有时候要急了,说同志们快下雨了,它们就噔噔噔噔地往里跑。

到2010年秋天,吴军伶养鸡的存栏量达到一万多只,她的养鸡技术也更加纯熟。

吴军伶:就这鸡,我现在就能一拿过来,我就能看它有没有毛病。我要是晚上关灯,我就静静地进来,要听着没有什么异常的声音,证明这鸡没毛病。要是听着有哏哏,就跟人喘似的声音,要是喘,就是呼吸道有毛病。

吴军伶一边养鸡,一边种菜,除了种植韭菜外,还种了西红柿、黄瓜、茴香等很多品种的蔬菜。她还在养殖场和菜地之间发展循环经济,鸡粪做蔬菜的肥料,长势不好的蔬菜就喂鸡。

吴军伶:吃水果了,吃水果了,就这几个。这叫营养搭配,鸡吃点儿萝卜也好,这么一踩,行了,就行了,鸡就可以吃了。宝贝,到这里吃来,这里凉快。

为了便于管理,吴军伶给散养的鸡搭建了这样的一个产蛋房,她每天都要到这里来摸鸡蛋。一听鸡的叫声,她就知道鸡是不是产蛋了。

记者:这些鸡都在这等着产蛋呢,还是刚产完蛋?

吴军伶:这个等着下蛋。要是嘎嘎,意思是我上哪儿下去。

记者:下完蛋之后怎么说啊?

吴军伶:下完蛋你听,咯哒,咯哒,就是下完了。

刚开始的时候,鸡产的蛋比较少,吴军伶蹬着板车到当地的市场上去卖。产蛋再多一些的时候,她要到离家二十多公里的地方去卖,一忙就是一天,像这样一家人围在一起做饭的机会都很少。

吴军伶:我觉得,我最亏欠的就是我俩儿子,我老公也是,他们爷仨跟我一起不容易。

尽管心生愧疚,但吴军伶也没有办法。随着产的鸡蛋越来越多,仅靠她骑着板车到镇里和周边的市场零散销售,根本就卖不完。最多的时候,一天的产蛋量达到一万枚。卖鸡蛋成了吴军伶面临的难题。

2010年8月的一天,正在集市上卖韭菜和鸡蛋的吴军伶,被一个农产品展销会吸引,她抱着一捆韭菜就进去了。在展销会上,她认识了这个叫温晓宇的人。没想到,这个人却解决了吴军伶的燃眉之急,还成了长久的合作伙伴。

农副产品公司销售经理温晓宇:抱着两三斤韭菜,说是我自己家种的韭菜,如果卖不出去全烂在地里了。看这韭菜确实不错,韭菜味特别浓,市场上应该买不到,再一个看吴大姐是残疾人,我们从内心来讲也想帮帮她。

温晓宇是北京一家农副产品公司的销售经理。让吴军伶没想到的是,两天后,温晓宇突然来到了养鸡场,对吴军伶的韭菜和养的鸡都很感兴趣。经过两个月的考察,温晓宇跟吴军伶签订了韭菜和鸡蛋的收购合同。

农副产品公司销售经理温晓宇:她给我们的鸡蛋从来不掺假,而且只要是有这种磕破的,吴大姐马上挑出来,不给我们,作为自己的损耗。慢慢接触时间长了,就跟吴大姐合作,真是跟一家人一样,谈不上是合作了,应该是我们一个小养殖场。

吴军伶用诚信和产品品质赢得了对方的信任,蔬菜和鸡蛋的销售问题迎刃而解。

除了跟温晓宇的合作外,吴军伶又开辟了更多的销售渠道。

【www.yangzhi12.com--三农致富】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yangzhi12.com/hq/11/

推荐访问:致富经养鸡致富名人

上一篇:【致富经20120830期】泥鳅养殖致富 从自家屋顶开始的财富
下一篇:【致富经20120816期】甲鱼养殖致富 传言满天飞以后

推荐内容